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报晨曦

姥姥的月牙河

发布时间:2021-08-12 12:23:49
点击量:



姥姥的月牙河.jpg


三(40)班  李晓慧

 

我是姥姥从月牙河旁捡来的孩子。黑瘦的脸蛋让人看了十分心疼,姥姥小心地擦干净我的脸庞,从此,我便在姥姥的小屋里定居了。

姥姥的小屋在月牙河边,门前种着几株桂花树,零星地点缀着几株无名小草,屋后便是月牙河。旭日初照大地,闪出的一道道金光惊得河中鱼虾攒动,生活便在月牙河旁随流水慢慢向前。

物质贫乏的小山村没有电扇,没有暖气,没有洗衣机……

姥姥喜欢在某个下午提着一篮筐的衣服到河边去洗,有时一周去两次,有时去一次。姥姥说:“月牙河是香的,洗出来的衣服也很香。”我睁大眼睛听着,拉起衣襟使劲儿嗅,那是一种淡淡的清香,我深信,这便是月牙河的香。

冬雪下得小屋里很冷,小火炉已难抵寒意。这时,姥姥便提起鱼篓,带上她的“百宝箱”,裹好棉衣,带上我去月牙河。姥姥说:“月牙河是暖的,暖心窝的那种。”我认真听着,拉着姥姥的手,小心地沿着河走,河面冰层很结实,但姥姥和我走得很慢很慢。到了特定位置——一棵枯杨树下,过一会儿,便闻到浓浓的烤鱼味混杂着冬雪的香气。寒意尽散,时间静止,光阴悠长,我深信,这便是月牙河的暖。

听村里人讲,姥姥是外乡的闺女,丈夫是一名军人,带着两个孩子。后来战争带走了她的丈夫,再后来,孩子先后死于敌人枪口下,最后只剩下姥姥一个人,守着小屋,守着月牙河,等待一位回不来的故人。姥姥说:“月牙河是红的,殷红殷红的。”我睁大眼睛听着,拉着姥姥干瘦的手,听她讲那悠远的故事。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不知月牙河淌过多少英雄的鲜血,掩没多少烈士的遗骸。夕阳下,月牙河红得耀眼,我深信,这便是月牙河的红。

姥姥的小屋,依偎在月牙河旁,我依偎在姥姥身旁。只见夕阳渐远,岁月悠长,无限的遐想随月牙河流淌在姥姥的足迹中,流淌在过去的光阴里……(皇家国际注册网址生编辑:单文茜


上一篇:初夏

下一篇:黎明